招商引资不止关注500强

不空喊招商口号,只吹引技进军号。

招商引资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企业最受地方政府的欢迎?当然是500强企业。

每当打开招商资讯时,总能看到各地方“紧盯世界500强、又一500强落子、大项目带动大产业”雄赳赳气昂昂的报道。显然,招大引强是地方招商方向之一。

过去也常听到,国家间的竞争是跨国公司的竞争,500强企业落户的数量是检验招商引资成效的关键指标。

现在可以修正一下,地域之间的竞争是产业链的竞争,而产业链的核心,少不了“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把守、卡位、进攻。

总之,地方招商引资不应“迷恋”500强,链头与链身,缺一不可。

01 轻引资还是重引技

以前,一讲招商就是“抓大放小”,为了招引跨国公司、上市企业,地方政府一把手带队作战,制定拜访计划,开出优厚的落户条件,多以“超国民待遇”给予支持。

这背后无外乎两个原因,一是大企业拥有先进技术、顶尖设备、成熟的运作方式与稳定的供应商。二是这类企业体量大、投资额大、效益高,能够带动当地就业及财政收入。

长期下来,各地对500强的渴望使得招商引资陷入土地、税收政策的比拼。久而久之,一方面,削弱了企业落地后对当地经济的实际贡献。另一方面,也不利于当地公平市场环境的培育。

不得不说,对500强企业而言,选址考虑因素众多,地区产业基础、区位交通、经济水平、自然条件、政府服务水平等,大部分地方并不能同时满足以上条件。

实际上,从500强企业分布的城市看,地区的投资便利度、对产业的服务配套质量是500强企业考虑的重要因素。随着时代的发展,企业更新换代愈加频繁,今天的行业龙头,明天可能就面临“出局”的危机。

此外,大项目不是所有地方都可以“消化”的。比如,土地资源承载有限,先天区位条件受限,某种资源匮乏等,也不适合大型企业生存发展。

每个地方都自己独特的要素,想用不可移动的要素,争取那些可以移动的,实际上的情况不完全如此。

招商引资不单是企业选择区域,区域一样能挑选企业,单看项目大小是片面的,而选择与区域发展适配度高的项目,更有利于地方发展。

随着国际经济形势动荡,招商引资的方向也需要调整,一味紧盯大企业的做法,已经不符合时代要求,地方招商引“技”才是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力量。

当世界范围内的创新开始由中小企业主导,招商引资的目标群体应该转向“小而尖”、“小而专”的中小企业,长期专注于某些细分领域,在技术工艺、产品质量上深耕细作。同时,专业程度高、创新能力强、发展潜力大。

02 喊口号还是动真格

2021年,“专精特新”概念在社会各界迅速升温。特别是9月2日北交所成立,致力于成为“有效服务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的资本市场专业化发展平台”。

而前不久,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强调“专精特新”企业培育。这意味着,招引和培育“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或将成为招商引资的下一个主战场。

值得注意的是,十四五规划提到“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巩固壮大实体经济根基”。也就是说,要警惕制造业比重下降过快。

核心的原因是,中国是制造大国,但还不是制造强国。在芯片、工业软件、精密设备等专业领域仍被国外垄断。

然而,这些也并不是靠500强企业、上市公司及科研机构解决的,而是需要从量大面广的中小制造业企业,培育筛选出诞生于各个产业链中的“专精特新”企业。

所以,这一次对制造业、硬科技、专精特新企业的支持,将是一整套政策体系。

地方培育“专精特新”中小企业,不再是会议讲话中“喊口号”,而是形成长期招引战略,挖掘产业链细分领域的企业,为产业转型升级、新旧动能转化提供重要支持。

就地方而言,无论是先行军,还是后进生,招商引资遵循“先小后大,先低后高”的原则。

先有“小鸟成群”,最后才能“百鸟朝凤”,开始必然存在低附加值的产业,经过不断招引培育,逐步把产业层次做高,把产业链做长,产业链上附加值自然会提升。

这其中少不了的是,由同类或关联的中小企业扎堆而形成的产业集群。产业集群的大小、强弱,一定是地方招商引资竞争的优势。

更重要的是,疫后各地方都开始重视产业链的自主可控性,往往中小企业技术在细分市场有一定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强,具有一定的稳定性。

03 深挖洞还是广积粮

对于招引细分领域领军的企业而言,各地方既要纵向深耕产业链,又要横向拓展场景。可以说,“深挖洞”和“广积粮”二者缺一不可。

前者以对产业领域的技术与市场两大方面深度了解与研究,构建一种以深度为维度的核心竞争力。

后者需拓展广阔的多元应用场景,充分体现专精核心能力的“特新多元化应用”的特征,以另外一种以广度拓展市场需求。

从行业格局看,“专精特新”企业的分布领域主要是三个方面。

一是与工业强基有关的,即基础零部件、基础材料、基础工艺、基础设备、基础芯片、共性技术基础。

二是与十大重点领域相关的,所谓十大领域是指新一代信息技术、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等。

三是与卡脖子技术和产品相关的,常提到的芯片、传感器等。

自2019年起,经过三年的培育发展,我国现有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4762家,带动省级“专精特新”中小企业4万多家,入库企业11.7万家。

国内中小企业市场基本形成了 “中小企业—专精特新培育企业—省市级专精特新企业—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制造业单项冠军”的培育梯次。

目前,对中小企业的支持政策已呈现连续性、梯度性。既有各地培育的一般专精特新中小企业,亦有各级政府认定的专精特新企业小巨人企业、隐形冠军企业。

专精特新企业的寿命一般较长,但也有其生命周期。地方政府要密切关注新一代信息技术和技术变革,关注跨界创新和技术替代,一些新技术的出现可能带来整个行业的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