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帅101,辽宁著名狠人范德彪先生横空出世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直到今天江湖上还流传着彪哥的故事。

小时候的我被赵本山的小品逗乐,从此成为了他的忠实粉丝,不过在我看来,在电视剧里赵本山的魅力远远不及范伟。

《马大帅》里的范德彪先生,就是赵本山电视剧里的乔丹,唯有尼古拉斯赵四儿可以望其项背,其他人统统靠边站。

今天就重温经典,看一看辽宁范德一彪的精彩人生。

1

彪哥一出场就戴墨镜开奔驰,听着曲儿往维多利亚广场赶去。

门口的保安看到车就知道是彪哥来了,早早地上去迎接。

前台告诉彪哥有个女的打过电话,声音还挺嫩,但是没告诉嫩女彪哥的电话。

因为彪哥之前叮嘱过不要随便把他的电话告诉别人。

彪哥又告诉前台,他那是特指男滴,女滴除外。

后来彪哥在大厅开早会,告诉服务员要掌握打火机的火候,告诉保安,都是道上人,见到我这样的大哥要右手在前抱拳,表示尊重。

这时领班阿薇过来说吴总跟人打起来了,彪哥很诧异,竟然有人敢在自己的地盘打自己的老板。

“你,你提我名字了?”

“昂,提了啊”

“你提彪哥了?”

“提了啊,就是提了才不好使”

“这,这是活够”

完事儿就让保安队关大门断后路,要自己一个人去收拾他们。

过去的时候看到吴总在走廊刚被扶起来,吴总也是很生气,需要的时候不在,不需要的时候彪哥净在身边转悠。

随后彪哥便单刀赴会,进包房抽了口烟,质问怎么到他这儿撒野来了。

尴尬的是没人吱声,递过去的名片也被别人撕掉。

彪哥当场打了套军体拳,还摔了个啤酒瓶子。

屋里响起一阵打斗声,走廊上的人以为这次彪哥是真生气了,都不敢进去劝架。

结果推门出来的却是五个闹事者,人走了之后这才进屋找彪哥。

没找到人儿,还以为彪哥跳窗逃了,直到听到彪哥的哀嚎才把他从桌子底下拉出来。

彪哥擦了擦鼻血问人走没走,确认走了才嚷着打,打他。

经过这次事件,吴总对彪哥很失望,借此开除了他,让他回去继续炒菜当厨子。

2

与此同时,马家堡正举行着一场婚礼。

主角就是马大帅的女儿马小翠和村长的儿子,不过马大帅这时候可高兴不起来

因为女儿逃婚了,马小翠由于不满父亲的自作主张,选择逃到城里老舅彪哥。

马大帅蹲在角落愁眉苦脸,被村长一顿数落也不敢还嘴。

没办法,自己只能进城去找马小翠。

不然这大喜事就要变成马家堡的大笑话,自己被笑都是小事,怕的是和村长结仇,以后在马家堡混不下去。

去之前还去邻居玉芬家里去了一趟,这几年玉芬前夫牛二进了号子,马大帅对玉芬也是照顾有加。

没成想牛二回来了,还想和玉芬复婚,复婚不成就想强行把房事儿办了,玉芬先是假意答应,找了个洗脸的借口准备开溜,刚好碰到了过来的马大帅。

三个人理论了一番,牛二也是答应走,不过走之前也放了狠话“我牛二碰过的娘们儿,我不信别的男人敢碰”

其实马大帅过来也没啥事,就是来给玉芬一些钱,然后进城找马小翠。

去城里的时候,在车上睡了一路,钱包被旁边的韩流小伙儿给扒了(要说马大帅心也是真大,姑娘结婚跑了,还睡得着)

好不容易到了城里,马大帅正准备去警局报案,结果看到路上有一张红票子。

过去假装系鞋带准备捡的时候,钱被路过的一个人粘在脚上带走了。

一路尾随,直到那人在报亭看报,马大帅才将一百块拿到手。

这下有钱了,报案的事可以先缓一缓,反正出发之前把钱都给了玉芬,钱包里也没啥。

先找到马小翠才是重中之重,不过得先去下个馆子,填饱肚子。

吃饱喝足之后,马大帅叫来了服务员准备结账。

打包饺子的时候老板过来了,说这是假钱,理应给他没收,然后送警局。

一番争执下,后厨的人也都出来围了上来,马大帅一看人多就慌了神。

他被饭店的人带着往后院走,一边走嘴里一边说着“好好说,没必要干仗”

结果人家把他领到后院,是带他刷盘子来了,把两大缸盘子刷干净,这事儿就算完。

马大帅也没有别的办法。

那能咋办呢?

刷呗!

3

彪哥被吴总开了,在门口和兄弟们抱拳告别。

刚走没一会儿,马小翠就找到了这里,说是来找她老舅,老舅叫范德彪。

由于彪哥刚走,保安就把马小翠领到了吴总办公室,好等彪哥回来。

年轻貌美的马小翠让吴总愣了几秒,这才意识过来问她是谁,来干什么的?

得知是彪哥的外甥女,便打电话让人过来把马小翠送到彪哥家里去。

看着被人带走的马小翠,吴总也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回到家的彪哥,第一件事就是拜关公。

将今天的失败归咎于昨天忘记给关老爷子上香,并发誓以后每天准时上香朝拜,求关老爷子一定要给他面子。

说完便顶着脸上的伤出去打沙袋,这时马小翠已经到了彪哥家门口。

“你,你找谁啊?”

“我找我老舅,范德彪”

“你是他什么人啊?”

“我是他外甥女,马小翠”

“小,小翠儿,你是小翠儿”

简单的寒暄过后,彪哥问起来马小翠来城里找他的原因。

原来是马大帅要她嫁给村长儿子,彪哥对此也不是很看好,认为村长儿子长得像茄子苞儿。

给马小翠收拾房屋的时候,马小翠突然提出给她找个工作。

彪哥嘟囔了一下来的不是时候,不过没事,在城里混了七八年,帮忙找个工作那不是手拿把掐。

收拾完便带马小翠去之前当厨师餐馆——桂英餐馆吃饭,点的清一色全是素菜。

彪哥还趁机问老板娘桂英,餐馆还缺人不,虽然不缺服务员,但是桂英表示可以让马小翠过来,多一个人不多。

也许彪哥是碍于面子,没有答应。

4

回到家彪哥就接到了吴总的电话,急急忙忙地赶回了维多利亚。

服务员把彪哥带到了包房,只见吴总点了一大桌子硬菜,在等彪哥。

“德彪啊,后来我仔细想了想,也不能全怪你,你看你要是愿意的话,就还是回来我这儿上班吧!”

彪哥一听这话,顿时就受宠若惊。

端起酒先喝了一杯。

完事儿拍着胸脯说“吴总你真是太好了,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诶,我记得你以前在桂英餐馆干厨师的时候不是挺猛的吗?”

“吴总,不,不瞒您说,我干厨师那会儿身上有菜刀,一有菜刀我这心里就有底,吴总您给我配把菜刀,再有人来我咔咔一顿砍”

随着气氛的到位,吴总不经意间问到彪哥外甥女的事。

说是如果没找到事的话,愿意的话可以先来维多利亚干着。

彪哥表示非常愿意,自己现在正愁着这事儿呢,吴总让他官复原职,又给小翠安排工作,可谓是双喜临门。

说完又干了一杯。

当天彪哥就把马小翠领到了阿薇那里,好让她早点上班。

彪哥还趁机撩了撩阿薇,套路在现在的我们看来也是老到掉牙。

“阿薇,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这不天天见吗?”

“不是,你来之前我肯定见过你”

“啥时候啊”

“前世,我们肯定见过,前,前世有缘”

“嘿嘿嘿,也许吧”

临走的时候,彪哥还沉醉于阿薇说得“也许吧”,认定阿薇也对他有意思。

马小翠却说他们不合适,反而觉得桂英老板娘人挺好,和彪哥很般配。

彪哥却不乐意了。

“桂英,桂英个儿太矮,我有才嘛,和阿薇那叫郎,郎,郎才女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