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新疆:公路,公路第四章:(三)寂寞的冬天

作者:王和

冬天来了,大雪封山,草原上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走遍新疆:公路,公路第四章:(三)寂寞的冬天

我们在孜子道班经历的第一个冬天好像特别的漫长。让我一辈子都没法忘记。

1976年的中国好像也发生了许多大的事件。

而我们道班这个冬天的主要工作是“巡道”。每天分两班,每次派两个人,轮换着去到我们道班管辖的路段上来回巡道。其他所有职工在道班休息,待命。

如果发生过往车辆被风雪阻断,出现意外情况,我们就全体出发去紧急救援。

然而,大家在休息待命的时候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

如何打发这漫长的冬季?这寂寞的时光呢呢?

陪伴大家的只有一台上面配发下来的半导体收音机,本来是让我们学习用的,却被大家抢过来,抢过去的听歌,听音乐,听新闻。另外,还有几副扑克牌和一副象棋也是大家的最爱。

几个女职工们每天围坐在一起聊着天,织着毛衣。

男职工们几个人围成一圈打扑克牌,输了,贴纸条,刮鼻子。当然,有时也会有女职工挤进来一块儿打扑克。

幸亏有这几个女职工调剂生活,否则,大家的生活会更加单调乏味的。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也许就是这个道理。

大家经常挑灯夜战的打扑克牌,鼻子孔被马灯的油烟熏得黑不溜球的也不觉得难受,困得实在不行了,才去睡觉,天天如此。

玩得时间久了,就玩腻了,然后就去串门,串到对面的边防派出所,串到山下的解放军线路维护站,几个单位来回转,吹牛皮,侃大山。

渐渐地什么都玩腻了,玩厌倦了。因为就那么屁股大一点地方,就那么几十个人,天天看,天天聊,天天待在一起,能不烦吗?能不寂寞?能不无聊吗?

寂寞了,无聊了,大家就开始想家了。想爸爸妈妈,想兄弟姊妹,想同学,想战友,想……,想得哭鼻子掉眼泪儿,可是没有办法。

没有地方去,也去不了哪里。

有的职工就经常到道班门口向山下张望,那是大家的一个念想。因为邮电局的车每星期会上山来送一次报刊,杂志,信件。

因此大家都在盼望家中来信,这这才真是“家书抵万金”啊!

我那时年轻,也不会做大家的思想工作,也不会组织大家开展一些娱乐活动,疏解一下郁闷和寂寞。

好在我自己很快找到了一件比较有意义的事情。

道班有一位姓宝的大姐,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本小学二年级的课本,让我教她学文化。我总算发挥了自己的一点长处,因此耐心细致地教她认识了不少字课本上的字。课本学完以后,然后就教他认识报纸上的字。

走遍新疆:公路,公路第四章:(三)寂寞的冬天

后来,她居然可以写简单的信了。我从道班上学去以后,她还给我写过一封信,感谢我教她认字呢。

另外,道班对面的边防派出所有一位哈萨克族青年民警,也喜欢学习汉语汉字,希望我也能教教他,我欣然答应。因此,他在我的帮助下也学习了不少的汉字,后来基本上可以看懂报纸了。

当然,我也跟着这个哈萨克族民警学习了不少哈萨克族的语言。

我们互相学习,互相帮助,自觉不自觉地践行着各族人民的大团结。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