迭代升级的“惠民保”,如何实现更惠民?

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

作为一种席卷全国的网红保险,“惠民保”由1.0版本向2.0版本进阶过程中,给百姓带来更多期待。经历一个保单周期后,其运行是否达到预期?百姓获益多少?记者调查发现,要保证价低、质优、利微的“惠民保”可持续发展,仍需多方共同努力。

“不限年龄、不限职业、无需体检”“49元保一年,最高报销200万元”……作为补充医疗保险的一种形式,加之政府支持,被称为“惠民保”的城市定制型商业医疗保险一经推出就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和大众普遍欢迎,累计参保人数已近1亿人。

自2015年深圳市试点推出第一款“惠民保”类产品后,市场上已经有上百种产品。近来,多地陆续对“惠民保”产品进行迭代升级,朝着更加惠民的方向迈进。

然而,在经历与参保者的“蜜月期”后,“惠民保”的参保率、赔付率、同质化等问题慢慢显现出来,逐渐进入“磨合期”与“调整期”。参保者期待产品升级完善,更好地满足健康保障需求。

近1亿人参加“惠民保”

近1亿人参加“惠民保”

“家里年逾八旬的老人也能参保,我们会考虑‘复购’。”北京的尉女士对记者说,去年9月,她为全家人购买了“北京普惠健康保”,保费为每人每年195元,保障期限为2022年1月1日至12月31日。虽然暂时没有申请理赔的需求,她仍觉得这款产品非常实惠。

“惠民保”即城市定制型商业医疗保险,大多由地方政府主导或指导、商业保险公司承保、消费者自愿参保,具有投保门槛低、保费低、保额高等特点。“北京普惠健康保”是北京地区的第三款“惠民保”类产品,此前还有“北京城惠保”和“北京京惠保”。

近两年来,“惠民保”在全国多地迅速铺开,投保费用在20元至200元不等。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全国27省份的200多个地级市推出上百种惠民保类产品,累计参保人数近1亿人。

“‘惠民保’对投保人无年龄要求、无职业要求、无健康告知,通常只要参加了当地医保,就可以参保。”刘野是友邦保险的一位保险代理人,她向记者介绍说,对年龄较大、无法参加商业医疗保险、已经发生既往症的群体来说,这项保障很友好。

记者梳理发现,岁末年初,多地“惠民保”正由1.0版本向2.0版本进阶。迭代后,在投保范围、免赔额、保障责任等方面有所提升。“广州惠民保”升级版扩大了参保人群,在广州市居住30天以上的异地医保参保人也能参保;“春城惠民保”和“常州惠民保”均降低了免赔额;多地“惠民保”增加了特药种类,提供增值服务,“韶关市民保”的特药种类增至36种,“春城惠民保”特药种类增加了17种且有两种罕见病用药。

赔付情况多样,标准不一

赔付情况多样,标准不一

目前,多地“惠民保”已经或即将经历一个完整保单周期,不少参保人有了理赔经历。

49岁的吴女士患有慢性心功能不全、肥厚性心肌病,去年7月因病情加重入院,住院期间花费18.85万元,医保(含大病)报销了12.27万元。参保了“惠蓉保”的她,又获赔3.7万元。“不仅保费实惠,连续参保还能赔更多,以后会继续参保。”吴女士说。

但也有不少参保人表示,赔付额比想象的要少。“原以为医保报销完的都能赔,实际上不是所有的自费项目都能报”“肺结节手术花了十几万元,只能赔7000多元”……一些参保者在投保一个周期后认为自己获得理赔的概率很低,续保意愿不强。

针对参保人的疑问,有业内人士指出,参保者应对“惠民保”有正确的理解。“惠民保”虽然具有普惠性质,但并非“全能”保障。它是衔接基本医保的补充医疗保险,价格低廉,成本有限,为维持运营会设置一定的免赔额和有限的责任范围,不能与商业保险的保障范围进行比较。

《“惠民保”发展模式研究报告》显示,“惠民保”产品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对于高额医疗费用的补偿上,医疗费用越高,保障能力越强。

为保证赔付率,多地在“惠民保”项目设计时都进行了分析和测算,并不断完善。2021年10月,浙江省医保局、浙江银保监局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推进商业补充医疗保险促进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的通知》,要求“惠民保”实际资金赔付要达到协议赔付率90%以上,待遇覆盖面也要达到一定比例,并及时调整赔付责任和起付线,这也再次明确了它“保本微利”的经营理念。

行稳致远,惠及更多参保者

行稳致远,惠及更多参保者

价低、质优、利微的“惠民保”,其可持续发展问题一直是各方关注的焦点。怎样让好政策行稳致远,惠及更多参保者?专家认为,保险基于大数法则,只有“池子”够大,风险分散才更有效。为此,应首先保证参保率。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保险学院副院长孙洁认为,如果年轻的健康人因得不到赔付降低续保动力,反而一直是带病人群积极续保,会导致赔付率不断攀升,影响产品的长期可持续运行。为此她建议,要明确经营参与主体的资质标准,完善盈亏平衡补贴、跨区域服务和结算以及绩效评估等机制,确保“惠民保”项目的长期可持续经营。

为了鼓励更多人购买“惠民保”,实践中,多地采取了用医保个人账户支付保费的办法。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发现,开通个人账户的地区,参保率较高,没有开通的地区参保率就比较低,最低的仅为0.8%。他建议,应加大对“惠民保”的政策支持力度,允许和鼓励使用职工医保个人账户支付保费,提高参保率。

此外,孙洁提醒道,在对赔付率和保障责任要求提高的同时,也要考虑到保险公司的经营积极性问题。她建议,构建数据信息共享平台,打通传统医疗机构、基本医保和商业保险机构之间的信息交互通道,为“惠民保”产品的精准定价和迭代演进,以及“惠民保”与其他商业保险的保障优化组合等提供数据支撑,更好地为参保者提供精准保障。

来源:工人日报

来源:工人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