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U李东朔:从推进共同富裕到达成“双碳”目标,数字化学习大有可为

发展数字经济是建设现代化强国的重要路径之一。今年1月印发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从基础设施、数据要素、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等方面提出了11项重点建设工程,并提出到2025年我国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10%,数据要素市场体系初步建立、数字经济治理体系更加完善等目标

毫无疑问,数字经济已成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并引领经济社会的巨大变革。在数字化浪潮下,一直被视为数字化转型洼地的企业培训行业亦焕发出新的活力。

作为一家致力于效果学习的SaaS平台,成立于2015年的UMU以学习科学与AI为两大抓手,构建新型智能化的学习场景,通过效果学习提升员工生产力和绩效,从而带动组织发展与收入增长。截至目前,UMU已经服务超过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服务超过100家世界500强客户

UMU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东朔表示,UMU为企业学习提供一站式学习解决方案,旨在帮助企业全面提升员工学习的效果、效率和体验。为企业提供基于学习科学的、立即可用的AI+ Learning能力,被认为是UMU的一大核心优势。就在近日,UMU主体公司北京优幕科技入选北京市2022年度第二批“专精特新”企业。

“推动数字时代的乡村振兴与共同富裕,离不开技能富裕,而‘双碳’目标的达成,同样离不开数字化助力。”李东朔认为,进入新时代,企业培训被赋予了新的内涵,UMU所代表的数字化学习新模式因此也具备了更为深远的社会价值和现实意义,发展前景广阔。

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破局之道

问:当下企业数字化转型已是大势所趋,尤其是制造企业,更是面临着数字化转型的刚需。客观而言,我们大量的实体企业数字化水平仍然不高,数字化应用的成效也不显著。你认为企业数字化转型应该如何走深向实?

李东朔:我认为数字化转型可以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数字化转型”,这个阶段的特点就是从线下转移到线上。第二阶段是“数字化优先”,指的是面对着线上线下的双重选择时,大家更愿意优先选择线上的方式。第三阶段是“数字化原生”。简单来说,第一阶段是线下过渡到线上,线上是线下的补充,很多工作还需要在线下完成。第二阶段是线下也行、线上也行,二者的边界泾渭分明,要么是线下要么是线上,存在明显的竞争关系。第三阶段是线下场景本身不存在,数字化的技术创造了全新的场景,比如AR/VR、元宇宙等。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我认为都会经过这三个过阶段,绝大多数行业目前还都处在第一阶段。

具体到企业培训行业,每个企业大概都面临着同样的情况,就是要培养一批销售人员,首先要教会他们打电话、到客户那里讲产品方案的话术。过去的方式就是上培训课,舞台上销售大师讲得眉飞色舞,大家听了也都觉得好,但是他讲完走了之后,底下的这些销售发现自己可能还是不会做销售。

现在怎么做呢?比如一个销售人员可以对着手机或是电脑屏幕来进行模拟训练,在练的过程中AI会实时评估、反馈你讲得对不对,讲得好不好,讲得是不是有效,有没有微笑,有没有眼神的交流,有没有肢体语言等等,在一二十个维度上进行科学的反馈。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你在练习的时候,没有人嘲笑你,不用担心练得不好,因为有AI作为一个虚拟的陪伴者,它会不断引导你去训练,直到你练得满意为止。

在这样的培训方式中,我们运用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技术、AI技术、机器视觉的技术,运用到了一系列的算法,所以我们也可以简单地做一个推论,到“数字化原生”这个阶段,一定有大量的AI技术参与,有大量的算力在背后支持,也一定会有大量的创新成果出现。

在我看来,算法代表的基础设施支撑作用非常重要。前不久,我国“东数西算”工程正式全面启动,这是数字经济时代国家跨区域资源配置的重大战略工程。实际上,“东数西算”就是通过大规模基础建设,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强大的算力支持。我们国家在基础建设先行上做到了世界领先,随着数字新基建不断夯实,个人的终端设备也会变得更加强大,所以我个人非常看好数字化的未来前景。

问:当下企业面临新时代带来的挑战与机遇,越来越看重效能提升与长远发展。你认为在当前形势下,企业应该如何寻找破局之道,实现效能提升?UMU 用互联网技术与AI,给企业带来了哪些价值?

李东朔:评价是否能给企业带来价值,我认为要看是否促进了企业人才的发展和组织的发展,真正带动了企业生产力的提升。

对企业来说,永远绕不过一个话题是降本增效,很多数字化的产品也都是围绕企业的降本增效展开的,但这些产品的功效是很有限的,而且到最后我们可能会发现,往往这个数字化产品成了企业最大的成本。降成本降到最后,其实并没有帮助企业解决实际问题。企业的根本问题是要发展、要增长,在这样的命题下,只有真实提升了企业的生产力,才算是真正有帮助。所以UMU要做的就是扎扎实实地提升企业的能效和生产力,这对企业来说才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

拿创新药行业来说,一提到医药代表,很多人想到的是他们是做营销工作的,但实际上,也恰恰是这些营销人员,给医生传递了药理知识。创新药不太需要像仿制药一样去拼价格或手段,所以也就对他们向医生去介绍学术知识的能力要求更高了,对培训的要求也因此更高了。

当下整个医药行业的创新如火如荼,这也意味着行业的竞争异常激烈,企业要在很短的时间窗口内把创新药推出去,离不开UMU这样的培训平台去实现。

过去药企会将营销人员关到酒店里花上3个月进行培训,这种传统的培训,效果显然不会有数字化的方式好,我们UMU与国内一些创新药药企合作,通过数字化培训,从知识再到技能,提升了他们全员的生产力,帮助他们在国际化的竞争格局下赢得快速发展的机会。

跳出医药行业来看,改革开放40多年来,每个行业都经历了从过去的野蛮生长走向专业化的过程,这种专业化在我看来,不仅仅是我们产品和服务的专业化,也是管理和组织的专业化。

数字化转型隐含的一个命题,就是在提升效率的同时,也在提升一个企业从组织到个体的成熟度,成熟度上去了,我觉得很多事情也就迎刃而解了。

“技能富裕”助力共同富裕

问:推动数字时代的乡村振兴与共同富裕,离不开“技能富裕”,职业技能提升是促进共同富裕的重要举措。人社部、教育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财政部等部门研究编制了《“十四五”职业技能培训规划》并于近日印发公布。你认为如何更好地实现“技能富裕”?

李东朔:职业技能是当下我们这个社会所紧缺的。比如护士,是AI最不能替代的10个职位之一,护士对职业技能的综合要求是很高的,需要在病理、护理、药理等方面进行大量的培训学习。UMU以公益的方式,让很多职业院校免费使用我们的培训产品,帮助职业院校的师生获取职业技能的提升。

今天新一代的护士在为患者抽血时不仅完成抽血工作,还要在抽血过程中要做好相应的沟通讲解,做好患者教育。后者恰恰是职业院校过去想教而又没有办法教的内容,通过UMU的AI手段,可以帮他们做模拟训练,让他们养成一种职业习惯,这种职业习惯代表的正是职业成熟度。

跳出企业看,我们认为,企业培训当下的意义,不仅仅是帮助企业数字化转型,而是要放到更宏观的社会视角中去看,放到整个社会层面和历史发展的进程中来看。今天我们面临着社会老龄化、低生育率、大学生就业等各种突出问题,解决这些问题,职业化的教育显得尤为重要。

从历史看来,历史上全球每一次经济危机之后,教育类、培训类企业都格外受到重视,因为危机意味着要重塑技能,要重新学习,重新面对生产力提出的新要求。

回到今天的社会现实中,推动数字时代的共同富裕,职业技能提升是促进共同富裕的重要举措。

随着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在互联网技术的支撑下,今天共同富裕的命题有着特殊的解题方式。过去几十年,外出打工是普遍的社会现象。但是今天,我们也许并不需要让大家从西部城市走向东部城市,因为有了网络,地理的差别也许就消失了。我们应该抓住这样的重大机会,利用好发展中城市富裕的劳动力,为他们赋予相应的职业技能。他们可能不太需要演讲与口才,也不需要讲情商管理,但需要教授他们必要的职业技能。

如果一位打工者在家乡就拥有一份和发达城市一样的工作,对他来说,在家门口就业就能达到富裕的状态。我觉得这是一个新范式,今天的劳动者并不是都需要发达城市的一张机床,甚至不是任何物理意义上的具体岗位,而是只需拉出一根网线,或者通过5G网络,来达到一种全新形态的远程的技能交付能力。

这其中,有个核心的关键词叫做“技能再造”。智能化是一个必然趋势,我们现在看到新兴的产业工人,并不只是戴着棉麻手套和安全帽的传统体力工人形象,他们需要更多的职业技能,比如具备数据分析能力和沟通协作能力。技能再造是对未来技能工人的一种展望,这种展望对人的要求是变高了,而不是变低了,人类从事的肯定是越来越复杂的工作,而不是越来越简单的工作。

让客户看到真实价值

问:为全面推动绿色低碳发展,在培训行业,UMU是如何帮助企业实现企业培训绿色低碳的?企业培训向绿色低碳的转变有哪些社会价值?

李东朔:很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传统的培训业实际上是一个典型的高能耗产业。因为传统的培训就意味着要集中到一起,大家要飞到一起,住到一起,培训本身也有大量培训教材的消耗,比如培训教室里的白板纸写一次就撕掉了,甚至写几个大字就撕掉了。可以说传统培训的过程其实并不是低碳的。

今天如果我们用数字化的培训方式,大家就不用这样集中在一起,减少了坐飞机的次数,减少了开车的次数,也减少了白板纸的损耗,大家通过手机也好,通过电脑也好,能够随时随地的开展学习,比集中起来要绿色低碳得多,这种方式本身就带来了能耗的降低,对国家“双碳”目标的达成起到了支持作用。

问:近两年尽管全球市场受疫情影响较大,但中国企业出海的热情不减。“技术出海”为很多技术型企业打开了出海的新通道。UMU的海外收入占比达60%,能够在海外市场赢得口碑,UMU有哪些经验可以与国内企业分享?

李东朔:第一,要打造自己的领导力优势。我们在技术出海的过程中,集中体现了两个领导力优势,第一个是思想领导力,第二个是技术领导力。我认为只有具备这两个领导力的时候,我们才有机会在全球市场一决高下。

思想领导力,指的是我们对学习科学的持续探索。我们对每个产品的研发凭的不是直觉,也不是凭个人喜好,而是基于学习的科学,基于实证的研究来发展我们的产品。在吸收了全球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我们和国内外最顶尖的学者合作,和国内非常多的教育学院合作,不断把学习科学的原理产品化,最终做成了UMU。

技术领导力,指的是我们在技术上的迭代优势。围绕着AI我们形成了一系列的专利池,建立了技术的领先优势。得益于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巨大红利,中国互联网产业蓬勃发展带来了显著的溢出效应,比如人才的溢出,很多人才从大厂溢出到了创新创业的企业,并赋予了创新创业的企业在技术上的迭代优势。

第二,要坚定不移地把产品做好。受疫情的影响,我们的员工也许不能到现场,不能与客户或合作伙伴进行面对面地沟通,在这种情况下,更多要靠产品和技术赢得客户的信任。走出去的时候,我们是要被认认真真、从头到尾检视的,你的产品到底有没有优势,到底好不好用,这些都是无法回避的核心问题。我们的产品卖到了国外很多国家,到了当地,我们对他们来说就是国外产品,国外客户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国外的产品,而不选择他们国内的?对他们来说,你的产品更好用才是硬道理。因此,产品永远是第一位的。

第三,要展现新一代中国企业的新风貌。首先要尊重当地法律法规,做到完全合法合规。比如说在数据安全上,在用户的隐私保护上,UMU在创办的时候,我们围绕这些方面就做了相应的架构设计,形成了一系列制度机制。因此,面对国外的法律监管,我们能够做到轻松应付,我们也通过了全球顶级的多项专业的安全认证。

所以,我一直认为,我们作为走出去的企业,不仅仅是自己企业的出海,也是整个中国企业的出海,必须要树立一个积极的、中国出海企业的形象。UMU是一家中国企业,我们在海外大大方方给客户讲,我们研发虽然是在北京做的,但是我们尊重和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我们能够提供长期稳定的高水平服务,这也是我们的一种自信。2020年我们的金额续费率超过130%,去年续费率达到了惊人的202%。让客户看到真实价值,客户自然就愿意和我们一起走得更远。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