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端》公交车上十位乘客的分别是谁 10个人有什么样的身份和目的

《开端讲述的是公交车爆炸,李诗情和肖鹤云陷入循环,寻找破局真相的故事。这起事故,公交车上有10个人,下面一起来看看分别是谁,有什么样的身份和目的。

李诗情

在校大学生,发现自己乘坐的公交车陷入循环中,为了自救和救人与肖鹤云共同寻找真相解救众人。在大学城上车,携带白色帆布包,是为了买书,却意外陷入循环。

肖鹤云

一名普通程序员,做游戏开发的世界观架构师。因李诗情在第6次循环时将他拽下要爆炸的车,而被卷入公交车爆炸循环中。与李诗情一起寻找真相解救公交车上的人。他原本带着棕色背包,是为了去开会。

王兴德

公交车司机,开了四年公交车,在这之前是开货车的,公交车爆炸的凶手之一。

陶映红

随身有一个红色塑料袋用来携带高压锅,里面装着炸弹,炸毁公交的主谋。女儿死后报复公交车。

随时开直播的“一哥”

随身用手机记录拍摄视频。站在左侧靠窗第五排,随身携带一部手机,一串钥匙、

公交车上镜头前的一哥,高喊着“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的口号,整天乐呵呵地,热情,乐于助人,爱打抱不平。无时无刻都在开直播,传播正能量。可他死后,才知道他镜头后的生活如此难堪。“所有人都烦他,但他不烦任何人,”就连悼念他直播,都被另一个主播当成圈粉的工具,蹭热度。怪不得弹屏都是“太假了,”

卢迪

一身黑衣戴帽子口罩,全身武装,坐在最后一排左侧靠窗,背着黑色双肩包,其实他有哮喘,包里装着猫。

卢迪是一个内心丰富的人,在家庭的压迫与不理解下,仍然对生活充满激情。虽然有哮喘,但挡不住他对猫咪的喜爱。家庭环境,妈妈的强势,让他喘不过气,爸爸的不作为,让他失望。在知道爸爸早就知道他在外租房却没有揭穿他时,他笑了,原来爸爸一直在默默支持他。装在套子里的“妈宝男”。全身被黑色的衣服和黑色的口罩包裹,看似很难接近,但实际他是喜爱小猫的冷面小哥。被有洁癖的妈妈控制了生活,他的爱好成了不被理解异类,他需要自由的成长空间,他更需要母亲承认他的长大。

每个人都该给予别人的尊重给予他人活动的空间,尊重他人的决定,他人的隐私。即便是父母对儿子。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主见,自己的活法,自己的人生。父母也不该替子女设定他们的人生。

拿蛇皮袋的老人马国强

坐在左侧靠窗第五排,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拿着沉重的绿色蛇皮袋,里面装着儿子爱吃的西瓜。

他是个杀人犯,在狱中他就想好了出狱后的生活,可在他出狱后,他儿子马小龙和妻子跟他断绝了关系,一个老人在牢里住了几年,出来后恐怕已经不能适应这个社会的发展了,而且在牢里的习惯也很难改变,别人踩坏了他的瓜,出于愤怒他推了肖鹤云一把,在面对指责时他习惯性地举起双手。儿子不见他,他想知道儿子的生活,都要依靠别人的朋友圈。

可他仍然自食其力,孤单而又艰难地活着,他在儿子面前是卑微的,可他对儿子的爱却是深沉的。儿子在得知父亲死后,才承认了他们父子的关系,才痛心疾首地说这“我错了”。好像所有的事总是错过了,失去了才后悔,才幡然醒悟。

药婆 包里什么药都有的乘客

坐在左侧靠窗第六排,拿着黄色针织手袋,在女主装病要下车时,她随时都能找出药来。她要把药给自己的老伴。

这是最让我心酸的,一个年纪不算太老的乘客,包里全都是药,还声称包里什么药都有,这是有多少病缠着呀!可她依旧热心肠,乐观。药物似乎成了很多人出门必备品,他们需要更多的关注。

拿行李箱的焦向荣

满面愁容的坐在左侧靠窗第八排,拿着红色行李箱。

这是一个农民工,也是千千万万农民工的代表吧!在外辛苦的干活,吃得最差,住的最差,只是希望多挣点钱,给子女最好的。老江住的车库,现在也住不了了,工地停了,没了工作,这都打不倒他,可女儿要辍学打工,让他生气了,他对不起女儿,连女儿曾经要的卫生巾都买不起。

公交车上他在知道李诗情需要卫生巾时,打开行李行,把藏在最底下的卫生巾给了她一片。可这个也是别人给他的行李箱里的别人不要的东西。不管生活多苦,那些心存善意的人总能照亮别人的生活。

贫穷善良的“内卷者”。再穷不能穷教育,这句标语成为教育“内卷”最大的底气。交不起房租就住在车库,吃着开水泡馒头,努力攒钱只为负担大城市上学,即将高考的女儿的学费和生活费。这个父亲贫穷但善良,在李诗情求助的时候,他将为女儿准备的卫生巾送给她。这种奢侈的赠与,让人暖心。

耳机男

30岁左右,一直在听歌的肌肉健壮男,随身只有一副耳机,在肖鹤云要跳窗时制服了他。

原标题:《开端公交车上十位乘客的身份

责任编辑:方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