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老总和蒙牛老总的恩怨情仇怎么回事?蒙牛和伊利创始人是谁关系如何个人背景资料简介

比电视剧更精彩的现实,蒙牛与伊利的相爱相杀事件是怎么回事?而对于伊利老总和蒙牛老总恩怨的这个话题,今天的你是否也在关注着?具体什么情况?下面跟小编一起来了解下具体详情。

伊利老总和蒙牛老总的恩怨情仇怎么回事?蒙牛和伊利创始人是谁关系如何个人背景资料简介

董明珠手撕奥克斯,格兰仕怒怼马云和天猫,这两场商界大战的硝烟还没散,伊利的矛头直指中粮集团蒙牛乳业,炮轰对手联合美国企业破坏冬奥会规则,要知道,在当下这个时间段,联合美国企业这个帽子,可是任何一家公司都承受不起的罪名。

自2017年以来,伊利和蒙牛就为了竞争北京冬奥会赞助商一事挤破了脑袋,在竞标失败后,作为一家乳制品公司,蒙牛利用国有企业中粮集团和可口可乐的合作成为国际奥委会授权的饮料类全球合作伙伴,误导广大消费者错认为蒙牛是奥运乳制品赞助商。

伊利认为,蒙牛是一家乳制品企业,旗下虽然有饮料业务,但占比很小,海外营收只有百分之零点几,却要在6月23日向全球宣布,蒙牛被国际奥委会授予「饮料」类别全球合作伙伴,这一行为的真实目的是误导中国消费者,让中国消费者误认为其是奥运乳制品合作伙伴。

谁都知道,蒙牛拿下奥运会赞助权后,绝不可能将自家品牌中的饮料与乳制品完全切割,哪怕相关广告规定的再明确,大众心里对品牌的认知也是统一的。

伊利在长文最后表明,自己将考虑是否退出与北京冬奥组委的合作,并在2024年后全面终止与奥运会的合作。蒙牛与伊利,这两家来自内蒙古的中国乳制品巨头,已经明争暗斗了快二十年。而伊利创始人郑俊怀与蒙牛创始人牛根生的恩怨情仇,也似乎更比电视剧来的精彩。

1983年,作为一家奶制品工厂的厂长,过去半年来,郑俊怀都会亲自到一线参与冲刷奶具的工作,忙完一天,回去翻翻公司的账本,望着当时微薄的收入,如今的郑俊怀怎么也不会想到,功成名就、兄弟反目、锒铛入狱,这一切的起点,就是此刻这个小小的工厂车间。

在正式改名为伊利前,这家工厂名叫呼市回民奶食品加工厂,因为连年的亏损,一度濒临倒闭。1983年1月,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系的郑俊怀被调到这里,当时全国都在学习凤阳小岗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郑俊怀招了一批年轻人承包生产车间,其中业绩最好的,就是牛根生。

因此,郑俊怀给牛根生专门腾出了一个独立的宿舍,并常常在一天的工作后与他探讨工厂的运转情况。三五年后,这家牛奶厂起死回生,年利润超过100万。为了扩大规模,郑俊怀用抵押土地换来的300万和政府的100万扶持资金建造冷库,然而就在冷库即将完工时,突发大火,400万投资化为灰烬,牛根生拉住试图冲进去同归于尽的郑俊怀,二人相顾无言,只能痛哭。

1993年,过去几年里一直在加班加点偿还此前贷款的牛奶厂迎来了股份制改革,至此,伊利正式诞生,郑俊怀被称为乳业教父,牛根生成为他的得力助手。

1996年,牛根生将伊利雪糕送到了亚特兰大奥运会,公司就这样一鸣惊人升级为伊利集团,投产建设了中国第一条液态奶生产线。

此时的郑俊怀虽然仍是伊利的掌舵人,但是媒体的聚光灯和百姓的称赞,大多数都投向了牛根生。在此期间还发生了两件小事,一是牛根生拿公司给他配桑塔纳的钱买了几辆小客车接送员工,二是工友患癌,牛根生直接捐了一万。大家对牛根生的夸赞越来越多,郑俊怀的心里就越难受。

再加上牛根生实际管理的员工已经达到公司的80%,清理门户势在必行。

在陆续免职了十几位高管后,1998年上半年,牛根生感觉到在使用资源方面很不顺畅,调动很小的资金也有众多部门来掣肘。最极端的时候,牛根生买把扫帚都要打报告审批。牛根生虽然人很直爽但也不是不会察言观色的人,在感觉到自己已经成为郑俊怀的眼中钉后,他一共提交了3次辞呈,郑俊怀假意挽留了两次后,1998年11月,牛根生在董事会上提交了辞呈,他直言,如果你想让我离开,那我现在就走。为了掩人耳目不让人议论,郑俊怀私下里和牛根生说好,将他送到了北大学习,前提是,两年之内不许他回呼和浩特。虽然一山容不得二虎,但郑俊怀更不会想到放虎归山的后果。

牛根生20多岁的时候因为打架差点被判刑,如今他40多岁,每天假装访问学者跟一群年轻人上课的同时,一直在思考如何东山再起。在多次试图创业遭到伊利的打压后,1999年,很多之前被免职的伊利的老员工前来帮忙。他们分别是伊利原液态奶部门总经理杨文俊,伊利原总工程师邱连军,伊利原冷冻事业部总经理孙玉斌,伊利原广告策划部总经理孙先红。在大家的帮助下,他和妻子用卖掉伊利股份后的100万正式创立了蒙牛。

为了解决无市场、无奶源、无工厂的问题,1999年8月,蒙牛进行股份制改造,注册资本从当初的100万增加到1398万,因为最开始只有人手,所以牛根生选择了虚拟经营,用人才换资源。1992年,牛根生与哈尔滨的一家乳制品企业签订秘密协议,派出杨文俊等人接手了这家公司。在帮助其提升了业绩后,牛根生开始借助这家工厂的资源生产蒙牛的贴牌牛奶,然后用赚来的钱在呼和浩特盖起了自己的工厂。你可以管这叫白手起家,但是也可以说是空手套白狼。要知道,在没有奶源的情况下敢生产牛奶,牛根生是中国第一人。

当时,伊利国内乳制品行业第一的位置已经不可撼动,初出茅庐的蒙牛如何分一块蛋糕呢,牛根生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口号:蒙牛,向伊利学习,为民族工业争气,争创内蒙古乳业第二品牌!

在这个广告刚刚张贴到呼和浩特大街小巷的第二天,就有48个广告牌遭到拆除,牛根生很清楚是谁干的,他没有选择报警而是立刻找来媒体,文章一见报,大家对蒙牛的同情溢于言表,反而带来更大范围的广告宣传。

伊利是很不想让人们把蒙牛和自己相提并论的,但是牛根生偏偏天天要低姿态的把内蒙第二放在嘴边,搞的政府挺喜欢他,伊利也不好意思乱来。而且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牛根生还公开表示了蒙牛的收奶三不干政策,凡是伊利的奶源地,蒙牛不建站,散户的牛奶以及和伊利收购标准不一样的,蒙牛也不要。其实这些都不是蒙牛当时不想要,而是它抢不过,但是话先出来,大家就都觉得蒙牛是个良心企业,是一心一意想要与伊利共同发展内蒙古的乳制品行业。

2001年,起步仅2年的蒙牛,借助“申奥“打响在全国市场的第一炮。2002年,牛根生获“中国十大创业风云人物”、“中国经济最具价值封面人物”、“中国民营工业行业领袖”等荣誉,蒙牛在全国乳制品企业中的排名由1116位升至第4位。

2003年10月15日,中国首位航天员杨利伟上天,蒙牛成为唯一的牛奶赞助商,“中国航天员专用奶”的名号一直沿用至今。2004年,郑俊怀因挪用公款罪入狱,36岁的潘刚上任董事长,伊利开始注重加强品牌建设。对手慌了阵脚的同时,蒙牛冠名超级女声推出酸酸乳,品牌影响力与日俱增。

2007年,蒙牛收入的90%来自液态奶,市场占有率达40.7%。借助杨利伟和超女的热度后,蒙牛销售额首次超过伊利,每天一斤奶强壮中国人的口号传遍大街。但如今看来,这句口号又是多么的讽刺。同年11月,伊利成为北京奥运会乳制品赞助商,蒙牛立即发布声明表示不满,因为在不久前,呼和浩特市政府还专门建议伊利与蒙牛退出奥运会赞助商之争。

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爆发,中国乳制品企业的口碑下降到历史最低点。与三鹿和三元的倒闭、被收购相比,蒙牛选择了投靠中粮集团,2009年7月7日,中粮与厚朴投资出资61亿港元,收购了蒙牛乳业20.03%的股权,而在搭上国企这艘大船的同时,承诺不减持的牛根生,还通过老牛基金会套现了9.55亿港元,拉出嫡系成立了现代牧业,专门在各地收购和建立牧场。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蒙牛拥有了国资背景。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蒙牛因为三聚氰胺事件快要死掉的时候,牛根生让他的商学院同学出钱支持,还说不支持蒙牛就会让民族企业落入外国人之手,而带头捐钱的,是柳传志。

2010年,蒙牛和伊利因为QQ星再次火星撞地球,起因是一位“父亲”在论坛发帖声称自己的小孩在喝了伊利QQ星后早早就长出了胡须和喉结。但后来的调查发现,这些在网络上发帖的所谓“家长”,其实都是蒙牛雇的水军,当时,《京华时报》刚刚曝光了国内鱼油市场的乱象,而蒙牛的意图,则是将消费者的注意力引到伊利的深海鱼油产品QQ星上。

最终,蒙牛乳业及其公关公司的4位涉事人员被捕,蒙牛随后发布的声明中,再次提起伊利曾在2003年、2004年出资590万人民币诋毁自己的事情,中国两大乳业你一拳我一脚,可谓两败俱伤。

2012年,伊利QQ星使用了全新的3D卡通维尼熊包装,3年后,蒙牛未来星完美复制前者的外观,两家巨头再次交火,最终蒙牛赔偿215万。

11月,蒙牛旗下的冠益乳成为国家游泳队的赞助商,然而宁泽涛却在此后以个人的名义与伊利展开了合作,对此,蒙牛要求后者立即停止为伊利代言的商业行为并公开道歉,宁泽涛的态度也很强硬,甚至交上了退役报告,要退出国家队。2大厂商的竞争直接导致中国游泳队的希望之星成为牺牲品,这在任何一个国家,也是罕有发生的事儿。

广州市奶业协会曾炮轰中国乳业新标准已被个别的大企业绑架,光明总裁郭本恒也补充说,我国牛奶产品的质量在国际上属于中等偏上,问题主要出现在奶源上,用如此低标准的原材料生产高标准的奶产品,放在乳制品行业来说本身就不符合逻辑。

当然还有一种说法是,我国低水平的奶牛养殖户和合作社,大多集中在蒙陕甘河南河北等地区,所以伊利和蒙牛就在发展自身的同时兼顾着帮助国家扶持奶农的任务,而处于上海的光明或者广东的企业,就不需要承担这种义务。所以有些人说光明近几年的利润下滑是因为坚持在奶源上投入高成本不愿意与蒙牛伊利同流合污,但是仔细想一想的话会发现其实这种事情在商界就是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光明的衰落,除了两大巨头的崛起外,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自己在产品定位上出现了问题,我们在光明的品牌故事里说过,什么光明西餐厅,都是让人不知所云的操作。

在业界流传着这么一句对牛根生的评价,小胜靠别人弱智,大胜靠自己缺德,为什么说牛根生缺德,一切要追溯到蒙牛在奶源监管上的放任自流以及三聚氰胺事件,尽管牛根生是三聚氰胺事件的始作俑者这句话是不客观的,但是搞坏中国乳制品行业这件事上,蒙牛和牛根生至少得背一半的锅。

21世纪初,蒙牛销售额疯涨200倍的背后,除了广告上的巨额投入,大量的原生牛奶从哪里来呢?最疯狂的时候,蒙牛的收购员就拿着钱站在光明牛奶的工厂门口,直接拦下对方的运奶车。这样都无法解决奶源问题后,蒙牛开始大量的从散户手里收牛奶,制造出一个是奶就收,奶源质量参差不齐的市场风气。在此之前,很少会有企业从散户手里收牛奶,因为奶农自己送奶到奶站,而奶站碍于检测成本只能直接测氮含量,奶农就偷偷稀释牛奶,再添加三聚氰胺增加氮含量,其它企业竞争不过,只能学牛根生建立奶站收散户的奶,这就让少数的无良奶农有机可乘。

事件爆发以后,蒙牛亏损9.5亿,伊利亏损17亿。当时蒙牛的销售规模比伊利大,为什么蒙牛的亏损大幅低于伊利呢?

原因是两家公司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应对措施。蒙牛提出,供销商要一起承担责任,而伊利则选择全额承担损失,所以在日后中国乳制品行业慢慢复苏的时候,大部分供销商选择了与伊利合作,后者开始再次拉开与蒙牛间的差距,夺回中国乳制品行业老大的地位,并一直将其保持至今。

2013年时,蒙牛曾在业绩上一度要追平伊利,但是受三聚氰胺事件影响,牛根生在2011年的退居幕后以及中粮集团接手雅士利奶粉业务后无法收拾这块烂摊子,都让伊利甩开了距离,再加上赞助爸爸去哪儿,我是歌手和奔跑吧兄弟等节目,伊利的市值在乳制品行业里一骑绝尘,如今已是蒙牛的两倍。

延伸阅读:

据了解,郑俊怀,1950年9月出生,男,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人,原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黑龙江红星集团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有中国“乳业教父”之称。

牛根生,1958年出生在内蒙古。企业家、慈善家,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创始人,老牛基金会创始人、名誉会长,“全球捐股第一人”。2005年6月,荣获“中国企业具有影响力职业CEO”称号。